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閲讀我們的用户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特別策劃

後疫情時代世界500強的向善之道 | 特別策劃

8月2日,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單正式發佈。受新冠疫情影響,今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企業的營業收入和企業利潤都有大幅跌落。今年所有上榜公司的淨利潤總和為1.6萬億美元,同比大幅下降20%,是2009年以來最大跌幅。然而,新冠疫情帶來的種種社會問題也讓人們開始更深入的反思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關係。以世界500強為代表,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着眼於更宏偉的目標,通過各種模式積極推動社會變革。

排名第一的沃爾瑪的首席可持續發展官Kathleen McLaughlin表示,疫情展示了人們行為的微小的改變將帶來大規模的積極的影響,沃爾瑪認為商業就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2020年,沃爾瑪提升了員工經濟機會;供應鏈的環境和社會議題以及氣候變化成為了企業社會責任最重要的三大議題;貝索斯則在給亞馬遜股東的信中用大段的篇幅講到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以及亞馬遜應當成為世界上最好的僱主和最安全的工作場所;在河南水災中,無論是騰訊的“救命文檔”還是泰康保險的“應急服務”則展現了中國企業在“科技向善”和“商業向善”方向的努力。

此次的世界500強榜單裏,中國共有143家公司上榜,比去年增加10家,上榜公司數量連續第二年超過美國,位居世界第一。這不僅意味着中國企業實力的壯大,也意味着中國企業將擔負更大的責任,聚焦更多世界的目光。如何將商業與社會責任相結合,探索出符合自身優勢和中國特色的“向善之道”,是每個正在發展的中國企業迫切需要思考的問題。

正如前文中Kathleen McLaughlin所提到的,商業應當是面對社會問題,自然問題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企業的社會責任並不是“錦上添花”而應當與企業自身的行業、地位、規模和長期戰略相一致,並致力於解決人類社會的根本問題。在將自身的商業模式與解決社會問題的結合方面,三次榮登世界500強的泰康保險在“商業向善”方面的探索或許可以作為參考。

學者出身的泰康保險集團董事長陳東昇很早就關注到了中國“老齡化”的問題。伴隨着中國進入長壽時代,人人帶病長期生存,養老基礎設施薄弱,尤其是高品質的養老供給服務稀缺,讓辛勤了一輩子的老年人仍然面臨“老無所享、老無所樂”的情況。如何結合保險業自身的優勢,通過商業模式的創新來做好養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個社會大問題,並通過商業模式與公益項目有機結合,帶動整個大健康生命產業鏈的發展,這是陳東昇一直在思索的問題。

從2007年初步探索至今,泰康保險在大健康產業已耕耘長達14年。從無人理解到爭相效仿,泰康保險集團始終戰略清晰,一步一個腳印的堅定向前,依託保險、資管、醫養三大業務板塊,打造泰康之家、幸福有約、健康財富規劃師HWP三張名片,泰康將虛擬的保險產品與實體的醫養服務相結合,目前已經完成全國22個核心城市的大型連鎖醫養社區和康復醫院的佈局,設立5大醫學中心,綜合和專科醫療佈局已覆蓋全國近50座城市。

面對“長壽時代”的到來,陳東昇也提出通過大健康產業的生態體系,打造長壽、健康、富足三個閉環,將泰康的商業實踐與人類社會的未來發展緊密相連。與此同時,泰康將其大健康產業版圖和公益事業緊密結合,形成一橫一縱“T”字形的商業向善模式:橫向通過豐富的大健康產業生態體系,提供大眾健康醫療的基礎設施,致力於成為大民生工程核心骨幹企業,服務大眾的幸福生活;縱向投身公益,在細分領域做深做精,構建溢彩助老、公共衞生、藝術贊助等公益板塊。截至目前,泰康溢彩千家項目已資助養老機構158家,培訓養老從業人員1.5萬人次,受益老人4萬餘名。而通過保險、資管、醫養三大業務板塊的發展所帶來的飛輪效應,也幫助泰康保險的業務營收不斷提升,規模不斷擴大。在此次的世界500強榜單中,泰康保險集團以354.756億美元的營業收入,排名升至榜單第343名,較去年大幅躍升81位。

通過將社會責任納入到企業長期發展的戰略,通過業務創新與公益相結合的方式來解決社會問題,是一種長期主義的價值觀,並且可以帶來整個社會的連鎖積極效應。科學的企業社會責任目標和戰略,能夠幫助企業在自己所擅長的領域,發揮自身行業領導力和影響力,帶動整個產業鏈的積極變化。無論是泰康將保險、養老與資管相結合,解決長壽時代的養老難問題,還是沃爾瑪致力於通過提高零售行業人員的待遇和競爭力幫助弱勢羣體,都帶動了上下游產業對於該項社會問題的重視,以企業的身份推進了整個社會對於相關議題的認識和解決。

在消費者心智日益成熟的今天,將社會責任提升到戰略層面,也將有助於品牌認知的提升。隨着新時代的消費者越來越重視可持續發展,多元化等社會議題,企業在社會責任方面的所做作為將極大的影響消費者對於品牌的認知。鴻星爾克因河南水災捐款而一夜爆紅與消費者的“非理性消費”就體現了企業社會責任對於品牌形象的提升。正如《財富》雜誌所説:“在當今這個時代,企業的行動已經像他們所提供的服務和售賣的產品一樣重要。”

如果説在中國文化背景下的“向善”與西方的“社會責任”有區別的話,在陳東昇看來,就是“救人危急,興建大利,責無旁貸”的家國情懷和使命擔當。新冠疫情的眾志成城以及近期河南水災各大企業的慷慨解囊,展現了不斷成熟的中國企業家回饋社會,服務大眾的精神。

儘管在地緣政治的影響下,溝通面臨越來越大的文化鴻溝,但是我們應該看到的是:無論是強調對於弱勢羣體的關懷,對於氣候變化的承諾,還是國家危難的擔當,各國企業對於社會責任的認識都是源於對人類命運的關懷,都是真誠的,值得被珍視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